阿里式传承

个人随笔 作者:

原标题:难以复制的“马云式退休”和“阿里式传承”

在阿里巴巴,马云的花名是“风清扬”,而这种责任看起来也是一种“风清扬式的责任”。

马云为什么不能追求个人梦想?

在教师节这一天,马云终于宣布了最后的退休消息:他将在明年辞去董事局主席职位,投身教育事业。

消息引起巨大轰动,朋友圈被刷屏,无数人表示震惊,也有很多人表示怀疑,议论纷纷,意见不一。

图片 1

但如果往回捋一捋,就会发现“马云退休”这四个字其实早就不是新闻,在过去的数年中,马云曾多次明确提出退休的愿望,在阿里巴巴内部也做了诸多制度上的安排,马云说过的很多话曾经被媒体广泛报道:

“我创立阿里巴巴的时候,从没有想过自己的生活会变成现在这样,我本来认为这将是一家小公司。没有料到有那么多责任上身,每天有那么多问题。现在我每天都忙于执行主席的职务。”

“说实话,我人生中最大的错误是创立了阿里巴巴”。

“下辈子,如果还有下辈子的话,我再也不会做像现在这样的生意。我会做自己的事,并享受生活。”

但很少人相信,他们以为马云在作秀,还编了“悔创阿里杰克马”的段子,这次马云正式公布传承计划,依旧有很多人半信半疑。而归根结底,这些怀疑大多都是站在自己的位置上,去思考马云的人生。

但想想叔本华的金句,"生命是一团欲望,得到满足就空虚,得不到满足就痛苦",我其实对马云的话是比较相信的。

子非马云,焉知马云所想。你没当过首富,怎么知道马云要的是什么?难道人生的意义只在于世俗化的“More Money ”?当在既有事业上达到一个近乎极限高度,像马云这种富有理想主义的人,再去需求新的人生目标,实现新的人生意义其实并不是多难理解,在世界富豪中也不算另类,比如当年微软的联合创始人保罗艾伦,也是急流勇退,摆脱枯燥的商务生活,去寻找更丰富多彩的人生。

事实上,马云的所谓“退休”,只不过是就其现在的角色与职位而言。他的工作生涯并未谢幕,他只是去完成长久以来的梦想,去做更多他更热爱的事,包括去做老师。“马老师”曾在多个场合提到,教师是他最喜欢的职业。未来,他也将更多地回归他这一身份。他将更加积极的投身教育、公益。今后,他的工作重点是教育、公益、也包括继续为全球小企业、年轻人和创业者争取利益。

而马云与阿里的关系也并没有割裂。即便在一年后正式离任董事局主席,马云除了担当乡村教师代言人、马云公益基金创始人、联合国青年创业和小企业特别顾问之外,他仍然是阿里巴巴000001号员工与阿里巴巴合伙人,是阿里巴巴脱贫基金主席。更重要的,他将一直是阿里巴巴经济体的凝聚者,始终是阿里巴巴使命、愿景、价值观忠实的守护者和宣导者。

马云将依旧是阿里巴巴的灵魂。

难以复制的“马云式退休”

我相信,在中国或全世界范围内,存在大量马云这样的拥有巨额财富但却同时对赚钱感到厌倦的富豪或企业家,大概他们也都无时不刻想摆脱日常窠臼,去追求更自由的人生。

但真正像马云这样敢挥一挥衣袖就走的却凤毛麟角,古龙所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真是千古名言,他们不是不想走,而是不能走,尤其是对大多数创始企业而言,创始人一旦离开,从此衰退分崩离析是大概率事件。

而这正是“马云式退休”的难以复制之处。

宣布交班也就是一纸宣言的事,但为了准备这次交接棒,马云整整酝酿了十年。今天的正式宣布不过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而背后的真相则是:阿里巴巴内部的权力交接早已平稳完成,从制度建设到人才梯队到发展战略再到价值观传承都已准备完毕,这才是马云敢于“退休”的真正自信。

在今天发布的“教师节快乐”全员信中,马云实际上是把这些“背景”作为“理由”向阿里的所有员工进行传递,他的选择不是一时冲动,而是“深思熟虑、认真准备了10年的计划”;他提到“只有建立一套制度,形成一套独特的文化,培养和锻炼出一大批人才的接班人体系,才能解开企业传承发展的难题”;他提到“我们已经变成了一家真正使命愿景驱动的企业。我们创建的新型合伙人机制,我们独特的文化和良将如潮的人才梯队,为公司传承打下坚实的制度基础。事实上,自2013年我交棒CEO开始,我们已经靠这样的机制顺利运转了5年。”

马云说,“我们创建的合伙人机制创造性地解决了规模公司的创新力问题、领导人传承问题、未来担当力问题和文化传承问题。”

图片 2

言语间马云对阿里的合伙人制度倍加推崇,这项阿里独创的管理制度不同于传统意义上的合伙人制度。传统的合伙人制度要求合伙人共同为企业经营的盈亏负责,而阿里合伙人则不必承担这样的责任,有更多的价值观元素:阿里巴巴的合伙人必须在阿里巴巴工作五年以上,具备优秀的领导能力,高度认同公司文化,并且对公司发展有积极性贡献,愿意为公司文化和使命传承竭尽全力......马云正在通过建立一个既能坚守阿里巴巴集团的文化和价值观,又具有持续生命力的组织,以保障公司102年的持久发展,至少从目前看,他是成功的。

在合伙人制度的基础上,马云“幸运地”找到了阿里巴巴新生代的领军者张勇(逍遥子),张勇并不是阿里最初的创始团队成员,但却以“卓越的商业才华和坚定沉着的领导力”、“超级计算机般的逻辑和思考能力”......经过重重考验最终成为马云的继任者,在全员信中,马云的逍遥子的赞誉和认可可说毫无保留。

其实不止逍遥子,在中国所有互联网公司,论“板凳队员”厚度,阿里的优势几乎无人可比,阿里的合伙人中,有两位“80后”合伙人(天猫技术负责人吴泽明和蚂蚁金服副CTO胡喜),淘宝总裁蒋凡是一名85后。阿里资深总监以上的核心管理人员中,“80后”占到14%。阿里管理干部和技术骨干中,“80后”已经占到80%,“90后”管理者已超过1400人,占管理者总数的5%。在36位合伙人中,女性占三分之一。这既是执行力的保障,也是顺利传承的保障。

当然马云敢于放心地退出一线业务,还有一重因素是在经过十九年发展之后,阿里的在未来战略上已经非常清晰,已经不存在争议,阿里巴巴早已不只是电商平台,而成为包括电子商务、线下零售、智慧物流、网络支付、大数据和云计算等在内的数字经济体。基于“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的使命,阿里巴巴坚持全球数字化商业基础设施定位,以“五新”战略和全球化为引导,将服务全球20亿消费者、1000万盈利小企业、创造10亿就业机会,并给世界带来更多平等的机会。

马云布好的棋局,逍遥子大胆放手去干就好了,甚至他还要下得更好。

在未来的商学院课堂上,这应该是可以写入教科书的企业传承案例。

阿里巴巴的“风清扬”

马云宣布不再担任董事局主席,并不等于对阿里巴巴彻底撒手。

在马云发出的公开信中,马云这么定义他在退休后与阿里巴巴的关系:“阿里从来不只属于马云,但马云永远属于阿里”,这既申明了阿里巴巴不是马云的私产,同时也表明马云仍旧对阿里负有重大责任。

在阿里巴巴,马云的花名是“风清扬”,而这种责任看起来也是一种“风清扬式的责任”。马云就像阿里一派的绝世高手,金盆洗手隐居山林,但在关键时刻却从不缺席。一年后,马云承担的是阿里使命、愿景、价值观守护者和宣导者之责任,对于阿里巴巴,他有纠偏的义务。

这也是“阿里式传承”有别于一般企业的重要特点之一。在合伙人制度下,马云在卸任董事局主席后与阿里巴巴实际上保持了一种既紧密又有一定距离的关系,这为马云提供了一个新的观察阿里的视角,同时也为继任者留下更大发挥空间。

图片 3

而必须要提的是:这种马云与阿里的关系,合伙人制度与企业之间的关系并不能被原样照搬的复制到所有公司,它只能作为一种借鉴。

因为与大多数公司不同,从马云开始强调“经济体”这个词开始,阿里巴巴早已不再只是一个有组织的商业公司,而更像一个有生态思想的社会企业。对于一般企业而言,前后领导者之间只需传承权力即可,但作为一家具有使命感的社会企业,阿里巴巴当家人需要传承的东西更多的多。

也正是社会企业这种属性,使马云即便脱离阿里巴巴的领导岗位之后,仍旧可以通过自身的各种努力为阿里巴巴大的目标做贡献。无论是脱贫,还是教育,或者为中小企业鼓呼,虽然是在阿里巴巴体外奔走,但实际上与阿里巴巴的目标归于一途。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